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江城文坛

沃土繁花吟乡情

2017-11-06 08:09    松花江网

  

  沃土繁花吟乡情

  高森林

  自述

  中年的我 

  成一条河

  缓慢不急不躁

  岁月让我变厚

  匆匆的时光

  挤掉了过多的水分

  在咀嚼里 品尝真味

  秋叶落了

  时光又带走了过程

  

  多年之后

  我化为尘土

  成为极小的微粒

  反射着阳光

  农人

  一生都在低向泥土

  亲近泥土中生长的幸福梦

  

  在奔忙的时光中

  汗水滴落

  默默无语

  

  土地的粮食

  让我们捧起

  这些沉实的收获

  内心一次次澎湃

  

  秋风吹

  

  黄叶一片片落下

  秋草在霜刀下折腰

  庄稼倒下

  深秋

  一些事物簌簌落下

  

  秋风吹来

  带走那内心

  涌出的忧伤

  慢下来

  一位老人在夕阳下踱步

  时光缓慢

  白发在晚风中飘成一面旗

  

  岁月雕刻了他

  一生的丰富 沉于眼底

  他抬头望了望 

  深秋处

  一地落叶的金黄……

  

  哀伤

  

  从殡仪馆出来 吐出

  被哀伤压抑很久的一口气

  抖落负重的泥土

  一棵春天的草芽冒了出来

  

  我看见远山衔绿

  残冬正在离去

  春天欣欣走来

  

  春

  

  开春了 

  被冰雪敛函一冬的话语

  在溪水中活泼爽朗

  这时候走出家门

  群山放松了紧绷的面容

  小鸟欢歌 小草吐绿

  生命的气息弥漫开来

  跃跃欲试

  不需要

  我和家乡人交谈

  提到黑土

  不需要说明

  不需要强调

  

  这黑土流过我们的内心

  内心就温暖

  这是我们相通的语言

  

  湖水

  

  我静坐湖边

  看清清的湖水

  风中 湖水送来圈圈涟漪

  我的内心与水相遇

  一起波动

  我在水边思考着世界

  世界与我一起波动

  随录

  回到故乡

  连片的庄稼吃掉了山林

  河水断流

  很多的事物已经消逝

  破旧的老房屋 截住了时光

  

  许多事物消亡得太快

  而记忆中的美好

  又让人念念不忘

  秋思

  秋天在牛车上喊累

  秋天在脚步上匆忙

  秋天我们收获

  在庄稼上成熟的思想

  

  盛开的野菊 荻花阵阵

  在大雁南飞的秋空下

  北风割面

  我内心 一阵阵莫名的惊悚

  真意

  老人一次次回眸

  回忆和孙儿的脸

  让他幸福不已

  

  青春年少

  开悟的孩子

  享受觉醒的甜蜜和烦恼

  

  林中小溪 风中落叶

  大自然含而不露

  秘示它的真意

  孤树

  就这样

  在荒原里长着

  向下扎根

  向上长叶

  内心揣着梦想

  

  风吹不走它的孤独

  风读着它一身的沧桑

  

  秋风里

  

  秋风吹起

  田野里留下空旷 苍茫

  雁阵驮着下坠的夕阳

  在北风里南飞

  荻花秋水

  在暮色中无奈地忧伤

  

  秋风吹起

  墙头草抖着枯茎

  回荡在空空的村庄

  只有墙根下的白发老人

  石磨和静静的时光

  春天

  来临的时候

  我们都喜欢到外面

  走一走

  看与春天密不可分的事物

  看花草

  把自己隐藏一冬的秘密

  吐露出来

  看清风清水如何再一次

  吐露真情

  春天总有一幅美图

  一点点地展现出来

  让许多许多的眼睛

  充满希望和憧憬

  干枯的河

  草木萧条

  寒冬里它们忍受孤寂

  风中散步

  它们中的一部分

  已融入我的血液

  

  河水枯干

  水纹线在河滩上

  蹙首回忆

  空了的河床

  一下掏出自己的

  秘密

  在春天 桃花

  柔柔的春雨

  吻开了含羞的桃蕾

  听到桃花的心跳

  这是初恋和春天

  结合的声音

  朝阳升起

  时光流过眼前的绿叶

  流过眼前飞虫的翅膀

  此刻 田里的玉米苗正在拔节

  我听到它内心的呐喊

  眼前的草木 内心正旺

  积极的血液在流淌

  一个默默端坐的人

  内心花开 青春响亮

  天空

  一只鹰在飞

  高山 大地 森林

  仰视着它

  一只鹰在飞

  翅膀下藏着内心的秘密

  眼睛里是远方

  住着

  我漂泊的苦被思乡的线牵着

  我在金秋北归 一路奔波

  越来越接近生养我的黑土

  接近秋天的玉米 大豆

  它们的根里 

  住着我暖暖的故乡

  作者简介:

  高森林, 1970年生,吉林省永吉县一拉溪镇土门村4社农民,大专学历。系《人民文学》作家俱乐部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永吉县作协副秘书长。1988年开始文学创作,至今创作167本《森林创作增知文集》,在各级报刊杂志发表作品500多篇,作品收入多种诗选。

  出版诗集《泥乡土魂》。吉林省首届“十大农民作家”之一。

  创作谈:

  我写作已经30年了。小时候源于对诗歌的热爱,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丰富,写诗已经成为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就像洗脸、吃饭一样,每天必做,已形成了习惯。

  在绿色的夏季和厚厚白雪的冬季,我都会对自然的草木荣枯兴衰发出低吟感叹,用诗的语言进行心中的表达。诗歌给了我沉思的能力、想象的翅膀。

  文学创作是艰苦的个体劳动,我养过牛,做过小买卖。我深深体悟到了农民在整个时代前进中的思想变化、喜怒哀乐,尤其现代工业化的提速,解放了劳动力,农民在向城镇化迈进的过程中思想的转变。这一过程为我的创作提供了素材,我要用笔把这些做真诚真实的记录。

  放牛的时候,我拿着诗歌刊物,边放牛边看书。看着周围的景致,自己在农村劳动第一线,与庄稼、水、禾苗、狗吠鸡鸣、风雨草木等天天接触,我在这里寻找着乡土文学的活力和根脉。

  感谢乡土,让我的创作沾上了泥土的气息;感谢命运,让我与泥土相亲,让我眼睛向下关注给我力量的泥土。成熟的麦穗是向下的,成熟的苹果会落向地面。我们的乡土文学创作也是向下的,扎根民间的火热生活,接受地气,这样的作品蓬勃有生命力。

  这些年是诗歌中的正能量,使我的精神世界丰盈而美丽。有了诗,我的苦就不苦,我的筋骨就有了冲击生活的韧性和力量。有了诗,无奈的叹息就有了坚实的落处。

  我喜欢夜晚,茫茫的深夜,那亮着的灯就是我活跃跳动的思绪。这样的灯乡村不多,这样的精神追求也不多,我要为乡村文化贡献力量。

  我喜欢安静质朴的乡村,这里有纯静的心灵。在这质朴的天地里,我要更好地写作,写下真、写下爱、写下美。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