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江城文坛

孕育文化 蕴含文明——溯源我市『毓文中学』之『毓文』二字

2019-10-11 13:22    江城日报

  

  

  资料片 图片来自网络

 

  

  

  甲骨文书法 《毓文》 谢吉昌 书

  每次途经临江门广场,总要对坐落于广场东部的“毓文中学”多瞥上几眼。

  毓文中学始建于1917年,距今已有102年的历史。根据今人对吉林先贤松毓(1863年——1929年)之孙何镒的采访录,当年松毓“与原自治会副会长、吉林籍伊犁将军金顺的嗣子文禄,共同资助吉林毓文中学的创办,经费主要出自松毓的老天林场,并从两人名字中各取一字,作为校名”。(见溪汪著《天下故人》,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108页)

  松毓、文禄先生当初为“毓文中学”命名时,想必也是将“孕育文化”“蕴含文明”的美意,包含其中吧。下面,我们就来溯源一下“毓文”这两个字。

  说“毓”

  “毓”字,甲骨文字字形颇多。据统计,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主任刘钊先生主编的《新甲骨文编》(增订本),共计收录了59个甲骨文“毓”字。

  “毓”字属于会意字。有的甲骨文,“毓”字字形(见我市著名篆刻家、书法家谢吉昌先生书写的甲骨文书法作品《毓文》之“毓”字),左边像代表母亲的一个“女”字,右下角则为一个头向下的婴儿——文字学家称其为“倒子”,“倒子”旁另加两个(也有写为三个)小点,像母亲生育时流淌下的血滴,即羊水。

  “隶定”是指将古文字形体转换成后世通用的字体。甲骨文隶定就是指,将甲骨文转换成楷书。甲骨文“毓”字隶定后,“女”旁变成“每”旁,“倒子”和小点合并而成“ ”(读作“liú”)旁。在古文字中,“每”字与“母”字、“女”字、“人”字皆通。

  著名学者、“甲骨四堂”之一的王国维先生认为,甲骨文的“毓”字,左侧或从“每”、或从“母”、或从“人”形,右侧下半部从“ ”,“象产子之形”,有的添加两三个小点点,“则象产子时之有水液也”(见于省吾主编《甲骨文字诂林》,中华书局出版,479页)。

  王国维先生所言极是。“毓”字,甲骨文字形即会意妇女生育孩子。著名文字学家裘锡圭先生在《论殷墟卜辞“多毓”之“毓”》一文中一语中的:“‘毓’是生育之‘育’的古字。”(见《裘锡圭学术文集·甲骨文卷》,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414页)

  甲骨文“毓”“育”本为同一个字,《说文》以“毓”为“育”的异体字。“育”字上半部表“倒子”,下部“月”旁,为“肉”字的变体。在“合体字”中,“月”旁在左侧或下部时,一般多与人体相关,如脸、胳膊、腿、臀、脚等;在右侧,则多与表“月亮”之“月”义相关,如明、朗、朔等。

  “毓”“育”二字的分化,是因为“育”字由最初特指人的分娩、生育、繁殖义,不断引申出教育、训练和教导等义项。因此,“德育”“智育”“体育”和“教育”等“育”字,便都写作了“育”。“毓”字由本义引申,泛指生养、孕育等义项,也作姓氏、名字用字。

  无论是成语“钟灵毓秀”“毓子孕孙”,还是《周礼》的“园圃毓草木”、班固《东都赋》的“丰圃草以毓兽”,“毓”字均与生养、孕育意义密切相关。

  解“文”

  甲骨文的“文”字(参见甲骨文书法作品《毓文》之“文”字),字形像正面“人”胸前刺有花纹,即在人体上画图的“文身”之形。《说文解字》:“文,错画也,象交文。”“文”字本义即为“文身”,有时也写作“纹身”,是“纹”字的初文。

  “文”字比较常见的义项之一为“文字”,如甲骨文、金文,英文、日文等。但是,正如顾炎武在《日知录》上所言:“春秋以上言文不言字。”《左传》中,“夫文止戈为武”的“文”字,就是特指文字。

  在先秦,“文字”一词除了被称作“文”外,还常常被称作“名”或“书”。例如《仪礼·士聘礼》“百名以上书于策,不足百名书于方”,《韩非子·五蠹篇》“古者仓颉之作书也”等句中的“名”或“书”,指的都是“文字”。溯源文字,甲骨文未见“字”字。金文中虽然出现了“字”,但金文的“字”或用作“子”,或读为“慈”,似乎也与“文字”之义没有关系。西周晚期“梁其簋”中的“百字千孙”,即指“百子千孙”;楚国“余义钟”中的“字父”,即“慈父”。(见曾宪通、林志强著《汉字源流》,中山大学出版社出版,218页)

  “字”,《说文》:“乳也。”《广雅·释诂一》:“生也。”在历史文献中,“字”多用来指孳乳、生育等义项。《墨子·节用上》所谓“三年而字子”,“字子”就是指生儿育女。

  到了战国晚期,才有专指书写符号的“字”字出现。清代著名经学家江永在《群书补义》中指出:“其称书名为字者,盖始于秦。吕不韦著《吕氏春秋》,悬之咸阳市曰:‘有能增减一字者,予千金。’”在唐代,专指书写符号义的“文”“字”,使用相当普遍。诗人李峤的《宝剑篇》中,有“背上铭为万年字,胸前点作七星文”的诗句。良相张九龄的《敕岁初处分》一文中也有“我玄元皇帝(指老子)著《道德经》五千文,明乎真宗,至于妙用”的记载。

  “文”字义项十分繁多。与文字相关,“文”字也常常被用作“文章”的简称,如散文、韵文等。在古代,“文”字还常常用来指鼓乐之义,如《礼记·乐记》曾记载:“始奏以文,复乱以武。”其中,“文谓鼓也,武谓金也。”由此,“文”字引申用来借指礼节仪式、礼乐制度。《论语》中“文不在兹乎”和“郁郁乎文哉”中的“文”字,都是指“礼乐制度”。朱熹说“道之显者谓之文,盖礼乐制度之谓”,指的就是这个。

  如同有时用“武”字特指“周武王”一样,“文”字有时也特指“周文王”。所谓“一张一弛,文武之道”,“武”指“周武王”,“文”即指“周文王”。除此之外,“文”字还有“修饰”“文饰”和“掩饰”“粉饰”等义项。

  由“文”字衍生出“文化”“文明”等义项,则是社会发展到较高级阶段,用来借指表现一种先进社会状态的结果。在历史文献中,用“文”字借指美德和美、善的例证,也是屡见不鲜的。例如:《国语·周语下》中的“夫敬,文之恭也”,《礼记·乐记》中的“礼减而进,以进为文”和《韩非子·说疑》中的“文言多,实行寡而不当法者,不敢诬情以谈说”等。

  训“质”

  训诂学是我国传统语言学的一个部门,训诂工作就是用易知易懂的当代标准语,去解释古代文献语言中难知难懂的古语和方言。

  解说“文”字,不能不说“质”字。东汉许慎《说文解字》:“质,以物相赘也。”清代朱骏声解释说:“以钱受物曰赘,以物受钱曰质。”做一个通俗一点的比喻,朱骏声所言,前者可以比喻为“买”,后者则为“卖”。古时候曾经将“贝”当作钱,“质”与“赘”均从“贝”,两个字亦都含有“抵押”的意思。“以人质钱”的“人质”一词,即源于此。

  “质”字最早写作“斦”(读作“zhì”)。《说文·斤部》:“斦,二斤也。”甲骨文“斤”字,像斧子的形状,本义即为砍木头的斧子。忽略“斧刃”部分,斧头为“五面体”。陆宗达、王宁等现代训诂学家认为,两两相对,“两个五面体拼起来,就成了一个立方体”。其实,古人早就有“立圆曰浑,立方曰质”的论述,“斦”字本义就是建筑物柱子下垫着的立方体基石。源于本义,“斦”字又派生出两个基本义项:一是从垫在最下面作基础,引申出质地、素质等义;二是从两两相对,引申出询问、对质等义。根据“斦”字后者的含义,又引申出相互变换、交换之义,进而产生抵押的义项。抵押、交换均与“金钱”产生关系,于是“斦”字增加义符“贝”,写作“質”,如今简化写作“质”。

  在历史文献中,“文”“质”二字经常互动在一处。据著名语言学家杨伯峻先生统计,仅在《论语》中,“文”“质”二字就出现过六次对言。需要指出的是,“文”“质”二字对言时,“文”字多指表象的“华丽”“文采”等义,“质”字则指有深层次的“内涵”“本质”等义。例如“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等。“文”与“质”相对,还多见于其他文献,如明代徐光启《农政全书》中的“宁广勿狭,宁质勿文”。

  “达才成德”,是毓文中学的百年校训。如前文所述,“文”字具有美德之义,用南朝刘宋初年诗人颜延之《皇太子释奠会作诗》中“禀道毓德,讲艺立言”这八个字,来诠释江城这所百年名校的办学宗旨,也是十分贴切的。

  袁庆先(作者系北华大学文学院客座教授、市甲骨文学会副会长)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陈律师(法律顾问)0432-62099222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