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吉林市

【家风家教】吉林市妇联“省文明家庭”候选家庭事迹展播(三)

2018-08-16 14:13    松花江网

  吉林市妇联“省文明家庭”候选家庭事迹展播(三)

  王红伟家庭

  王红伟的家位于舒兰市溪河镇溪浪口村九社,一座年代久远的泥草房,木质的窗框,塑料遮挡的窗子,东边不大不小长势很好的菜畦,茄子、大葱、柿子各色千秋映入眼帘。屋内,简陋破旧的三间小屋却收拾的整洁利落,破旧的泥土锅台被清扫的干干净净。但是谁能想到这个虽然简陋却处处干净整洁的家完全出自一个女人之手。

  1975年10月,一个小女孩出生了,她就是小红伟。小红伟在家中排行老小,上有四个哥哥,在四个哥哥中,由于年龄接近,小红伟打小就喜欢四哥王岩,王岩从小憨厚老实,打小啥活都不让小红伟干,在父母的疼爱和哥哥的呵护下小红伟长大了,哥哥王岩也组建了自己的家庭,懂事又能干的小红伟深得四嫂胡秀玲的喜欢,转眼也到了该说亲的时候,胡秀玲忙前忙后帮小红伟张罗亲事。虽然四哥结婚了,父母哥哥嫂子们还是把小红伟当小孩看,疼爱有加。

  2002年四哥四嫂添了个大胖儿子,这可把王红伟给乐坏了,在嫂子跟前屁颠屁颠的忙里忙外,照顾襁褓中的侄子小金明。那时候姜树青夫妇一直和四哥王岩在一起住,也没分家,王岩和父亲王景田挣钱养家,王红伟和嫂子胡秀玲照顾侄子和母亲姜树青,日子虽然平淡,却过得也有滋有味,王红伟也静静的期待着自己的缘分...... 

  可是好景不长,噩运就向他们袭来。幸福的日子在哥哥的噩耗中嘎然而止。2008年5月的一个上午,家里传来噩耗,哥哥王岩发生沈船事故死亡,听到这个噩耗一家人顿时瘫厥了,哥哥这个“顶梁柱”倒了,年幼的侄子还嗷嗷待哺,嫂子胡秀玲也一蹶不振,年迈的父母哭的死去活来,全家人的生活一时间变得拮据窘迫,重担落在了王红伟一人身上。事故发生正直农忙季节,一边8亩旱田等待春种的庄稼,一边照顾悲痛欲绝的嫂子,还要安抚年迈的双老,短短几个月,二十几岁的王红伟曾经清秀的面容满满的写着苍老,110斤的体重干瘦的只有80来斤重,可这些她都不曾在嫂子和父母跟前表现出来,日子还要过下去,哥哥已经走了,这个家她要撑起来。处理完哥哥的丧事,王红伟收拾好心情,毅然的投身到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农忙中......

  花开花落,春去冬来,这个家在王红伟的努里下,渐渐摆脱了哥哥去世的阴影,庭院里刚刚有了笑语,不幸却又笼罩住了这个家庭。2009年,嫂子胡秀玲忍受不住丈夫离世的事实,精神失常,离家出走,留下了只有七岁孩子小金明。在没有了父亲之后,又突然失去了母亲,小金明小小年纪性格变得十分孤僻,可以一整天一句话也不说,小伙伴来找他出去玩也不去,只有见到王洪伟才能说几句话。小金明常常搂着王红伟的脖子喃喃哭诉“老姑,妈妈啥时候能回来啊”“老姑,我想爸爸”,“老姑,我的家长会啥时候也能由爸爸妈妈去啊......”王红伟的眼睛不止一次红润,每每看到小金明想念爸爸妈妈的时候就会躲在灶台旁边偷偷抹眼泪,王红伟心都碎了。哥哥远赴天国,嫂子患病不知去向,看着这个状态的侄子还有年迈的父母,倔强的王红伟暗下心来,即使终身不嫁,也要照顾好他们。为此,王红伟更加的努力干活,借钱买了两头猪,又养了几十只鸡和鸭子,从早上忙到天黑,闲暇的时候还要出去打零工,她努力的唯一目标只为了给年迈的父母,弱小的侄子带来更好的生活,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当她的眼前呈现出曙光时,命运又一次捉弄了她,不幸再一次降临这个苦难的家庭,2013年,因为不堪晚年丧子之痛,父亲王景田也离开人世,家中就剩下这一老一小,还有什么都需要她去抗去担的王红伟。看着家里八十多岁骨瘦如柴的老母亲,看着原本活泼调皮的侄子慢慢变得沉默寡言,看着简陋的家,看着这一切的一切,王红伟来不及痛苦,来不及哭泣,残酷的现实也不允许她有时间去伤心难过,生活让王红伟不得不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迅速蜕变成一个抗击打的女汉子!

  转眼几年过去了,侄子小金明也长大了,到了该上学的年纪,王红伟一边照料母亲的生活起居,一边起早贪黑照顾侄子上学,生活的重心完全没有了自我,可是,她每天依旧很开心和乐观,每天从一睁眼起,便给母亲梳洗、准备早饭,送侄子上学,趁着天还早去地里忙活,中午回来,扫地、整理屋子,到中晌,又要开始为老母亲准备午饭。

  周而复始,一年又一年,王红伟靠自己单薄的肩膀,支撑起了这个早已千疮百孔的家。那双白嫩的双手在岁月的打磨中早已长满老茧;那张红润的脸庞在分吹日晒中早已布满皱纹;那娇弱的身材在家庭的重担下早已摇摇欲坠,但是她依然咬牙坚持下来,因为她不是一个人。

  转眼间,王红伟今年已42岁了,至今对于嫁人,却只字不提。但在邻居范亚晶眼中,她是个孝顺、有责任心的姑娘。“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我多次劝说王红伟找个人处处,也给她介绍过对象,但她总是拒绝。”

  除此之外,当地派出所也尝试介绍对象给王红伟认识,希望多一个人帮她承担,但王红伟却总说“再等等,再等等”。

  当被问起至今未嫁的原因时,王红伟说:“小时候不懂事,一心想在父母跟前多待几年,后来家庭突变,有亲戚、邻居给她介绍对象,想到母亲年迈,带着母亲远嫁也不现实,侄子还小,不想因为组建新的家庭生活而影响到侄子的成长”她干脆对妈妈说,“我不嫁人了,一辈子和你一起过。”而姜树青既感激又难过:“哪个女孩不嫁人?”

  其实王红伟心里很清楚,最重要的原因是家庭贫困,她不想把包袱转嫁给别人。她不希望嫁人之后,母亲和侄子无人照顾;她不希望带着母亲和侄子嫁人被人说成累赘;她不希望嫁人之后,母亲和侄子受到委屈。所以,她宁可不嫁。

  “哪个女孩不嫁人”,面对人们的询问,王红伟话语哽咽:“我也渴望着拥有一份属于自己的幸福,每每见到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们各个都好幸福,活的也好轻松,我何尝不羡慕呢”。

  一句简单实在的话语,道出了王红伟对幸福家庭的满腹憧憬,也道出了太多的无奈和辛酸,王红伟以自己的本分和朴实诠释着人间最真挚的爱与付出,她把母爱给了侄子,把幸福给了亲情,因为有爱,所以幸福。这个弱女子的付出在岁月的蹉跎和生活的洗礼中熠熠生辉。

  因为多年来一心一意的照顾年迈的母亲和弱小的侄子,其事迹感动了无数人,2015年,王红伟被评为“第三季度江城好人”、全市第四届道德模范。在众多的赞赏与表扬中,王红伟只是默默的微笑,转身又去干活了。

  春夏秋冬,一年又一年,小侄子已经渐渐摆脱了失去父母的阴影,纯真的笑容再次回到了脸上,母亲虽然年迈,但是在王红伟的细心照料下,身体依然硬朗。王红伟用自己的真诚、善良和孝心重新换来了家庭的美满、幸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文明和谐家庭的深刻内涵。

  松花江网编辑/徐涛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