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国内国际 国际新闻

又搞新反华联盟?对美国的七个灵魂拷问

2021-10-03 17:37   

  🇺🇸 美国拉拢英国、澳大利亚组成“三方安全伙伴关系”(AUKUS),推动“四边机制”“五眼联盟”勾连合流,一个以美国为核心的反华同心圆已经图穷匕见。

  即便如此,拜登依然声称AUKUS要确保地区“长期和平与稳定”,努力“建设一个拥有和平与机遇的未来”。如果拜登此话当真,就应当先回答以下七大灵魂拷问。

  拷问一:

  美国不管核扩散风险吗?

  美、英、澳三国计划搞潜艇合作,帮澳大利亚建立核潜艇编队,而建立核潜艇编队时用到的高浓缩铀可以直接用于制造核武器,国际原子能机构又无法有效即时监督核潜艇。三国此举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基本精神与核心义务,核扩散风险极大,严重冲击了国际核不扩散体系。

  如果澳大利亚拥有核潜艇,那就违反了《南太平洋无核区条约》,挑战了《东南亚无核武器区条约》,给本地区和平稳定蒙上了核阴影。

  地区国家也对此深感忧虑、强烈反对。新西兰明确表示不允许澳核潜艇进入新西兰水域。马来西亚警告AUKUS可能成为核军备竞赛的“催化剂”。印度尼西亚临时取消澳大利亚总理来访行程,喊话要求澳方尊重国际法。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秘书表示,成立AUKUS并在太平洋深处部署核潜艇是充满敌意的举动。

  拷问二:

  美国是要重拾“美国至上”吗?

  白宫虽已“变换大王旗”,但是从囤积疫苗、“买美国货”,到从阿富汗匆匆撤军,再到“潜艇危机”,无论美国政府如何变换辞令,根本逻辑都是“美国优先”,从未改弦更张。

  就算是美国的“亲密盟友”,也逃不过“美国至上”的背刺。美国把法国同澳大利亚先前的巨额潜艇合同一把夺走,让法国怒斥美国“背后捅刀”。欧洲舆论也恍然大悟,原来拜登是“不发推特的特朗普”。

  拜登说,“美国回来了”。现在看,是“美国至上”回来了。

  拷问三:

  美国真的反对“新冷战”吗?

  美国屡屡重申不寻求“新冷战”,但实际上却时时处处都在挑动“新冷战”:

  政治上,将中美关系意识形态化,宣扬“民主对威权”的二元论;

  经济上,延续贸易战政策,强化技术产业脱钩,意图将中国踢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

  安全上,引导欧洲盟友向中国周边投射军力,在台海、南海等频繁触碰红线。更别提继“七国集团”“五眼联盟”“四边机制”之后,又建起“三方伙伴”,圈子越来越小,组合搭配越来越复杂,集团政治色彩愈发浓厚。

  然而,“不愿看到中美冲突、不愿在中美之间选边站队”已经成为国际社会基本共识。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明确警告,各方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去阻止比过去的冷战更加危险、更难以管控的新冷战。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中国不是苏联,如果认定中国是敌人,他们不知道会面对一个多么强大的对手。”

  美国《洛杉矶时报》也表示,“在华盛顿,抨击北京可能赢得掌声……只有对冷战危险和破坏一无所知的人,才会欢迎这种前景。”

  美国宣称不搞“新冷战”,然而最新民调显示,高达62%的欧洲受访者认为中美正处于“新冷战”。让盟友心惊胆战、人心惶惶,这正是美国的“杰作”。

  拷问四:

  美国是在搞“盎撒小圈子”吗?

  美国拉拢英国、澳大利亚,依赖的是同宗、同族、同文的盎格鲁—撒克逊小圈子,奉行的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实质上把盟友分成了三六九等,惹得欧洲尤其震怒。

  法国外长勒德里昂极为不满,称“盟友之间不应如此行事”;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评价美国做法缺乏透明度和忠诚度;比利时副首相维尔梅斯高呼,欧洲应该在国际舞台上更加直言不讳了。

  “盎撒俱乐部”更充斥着赤裸裸的霸权主义、殖民主义、排外主义、文明优越论色彩,让人不禁联想到盎撒文明发家致富的海盗和殖民时代,勾起无数发展中国家的梦魇。对于这些发展中国家来说,它们的近代史,就是一部摆脱盎撒殖民者奴役的血泪史。

  就算自封“普世帝国”,美国仍然无法掩藏“天定命运论”的“优越感”,更无法根除“盎撒小圈子”心理。

  拷问五:

  美国愿意维护亚太地区的“东盟中心地位”吗?

  以东盟为中心的区域合作架构符合东亚传统和现实需求,有助于管控大国分歧、防范地缘对抗。

  然而美国始终企图重塑现存亚太秩序,其实就是否定各方公认的东盟中心地位。AUKUS不请自来,东盟国家第一时间打破沉默、表明立场,恰好说明了“三方伙伴”的组建刺到了东盟敏感神经。

  如今,东盟国家已经清醒认识到,美国以地区合作之名,行分裂对抗之实,实际背后是地缘政治图谋;美国用同盟体系冲击东亚合作,联合域外国家绑架地区合作议程;美国联合盟友冲击东南亚无核现状,破坏了地区和平稳定。

  如果东盟国家对AUKUS听之任之,那么最终要为地区分裂、动荡埋单的必将是东盟国家自己。

  拷问六:

  美国不担心破坏生态环境吗?

  澳大利亚原本还是国际防扩散“积极分子”,社会上下反核情绪一直十分强烈。澳大利亚绿党领袖班特就明确反对引进核潜艇,表示“这就像城市中心漂浮的切尔诺贝利”。引进核潜艇绝非澳大利亚民心所向。

  此外,澳大利亚并没有核能管理经验,也未同国际原子能机构有过深入合作。

  一旦澳大利亚的核潜艇或核燃料发生事故,澳大利亚大概率手足无措,恐怕会带来比切尔诺贝利和福岛更可怕的灾难。届时,东南亚国家、新西兰、南太岛国将首当其冲,脆弱的生态环境将面临毁灭性的打击。

  更何况,澳大利亚还是煤炭和液化天然气第一大出口国,在气候变化领域劣迹斑斑,脱碳速度更是在经合组织国家中垫底。拜登政府口口声声“应对气候变化”,却不好好鞭策自己的澳洲小弟,反而一手挑起隐患最大的“战争排放”之举,呈现出“说一套做一套”的典型“美式悖论”。

  拷问七:

  美国是要掀起亚太军备竞赛吗?

  美国军工复合体已经形成了从贩售军事装备,制造地区紧张,到刺激军火需求,再到扩大武器销量的“全产业链”,既借此释放军工产能,刺激技术研发,又拉动经济增长,赚得盆满钵满。

  2020财年,美国武器出口总额高达1750亿美元,占全球军火贸易额的40%。

  如今澳大利亚对美国亦步亦趋,不惜打破区域战略平衡。AUKUS将不可避免地打开地区军备竞赛的“潘多拉盒子”。现实威胁之下,地区国家不免心生恐慌,甚至效仿行事,为求自保而被迫扩充军备。

  美国为了维护海上霸权的“一己之私”,不惜将风平浪静的太平洋和印度洋打造成尔虞我诈的“黑暗森林”,将使二战以来国际社会核不扩散和军控努力付之东流。

  毛泽东说:“决定战争胜败的是人民,而不是一两件新式武器。”AUKUS打着“维护和平稳定”旗号破坏地区和平稳定,自然不得人心,必将遭到更多灵魂拷问。就算美国的核潜艇再先进、话说得再漂亮,其图也必失,其谋也必败。(松花江网编辑 罗安东)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陈律师(法律顾问)0432-62099222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