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大事小情商量办 破解社区管理难

2017-06-12 07:56    松花江网

  ——船营区民政局推进社区协商工作的实践与探索

  

  社区,是基层社会管理的细胞。如何使社区工作了解民情、体现民意,实现基层的和谐与稳定?这在全国也是一个大课题。

  船营区在社区管理上深入实践与探索,创造性地开展“4321”社区协商工作法,较好地破解了这一管理难题。在实际工作中,他们坚持平等与包容相结合、民意与协商相结合,公开与反馈相结合,帮扶与协商相结合;坚持每月召开一次社区民主自治联席会议、每季度召开一次居民代表会议、每半年召开一次社区协商事务通报会议;严格规范协商流程,规范监督考核;每年年末,组织党员代表、居民代表、驻街单位代表及相关利益代表召开民主评议会。

  “4321”社区协商工作法,在社区工作中的具体实现形式是怎样的?它有哪些借鉴和指导意义?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4月18日,船营区北极街道岭前社区召开了一次居民代表大会。这次会议要商议的事,与社区3500多户居民息息相关——社区环境改造。

  30多名居民代表接到通知后,相继来到社区会议室。大家都想听听,社区环境改造,究竟要干点啥,具体怎么干?困扰他们的网线杂乱、道路破损、小区绿化等问题,列没列进这次议事的事项里面。

  会议开了大约一个小时。热烈讨论后,居民代表达成了共识,列出今年社区环境改造必须要做的五件事。这其中,除了他们关心的上述问题,又将清理楼道堆放物、拆除违建纳入其中。

  协商在前,决策在后,民意支持在前,组织实施在后,这不仅仅是岭前社区党委、社区居民委员会处理社区事务的工作原则,这种社区协商工作法,目前已经在船营区53个社区全面推开。

  问题1: 协商些啥?

  从居民中来到居民中去

  社区事务千头万绪,纷繁复杂。哪些事儿是居民所想、居民所盼?哪些事儿是共性问题,需要纳入协商议事流程?这些不能靠社区工作人员拍脑门子决定。正如岭前社区党委书记王辉所说:“不到居民中去征求意见,倾听心声,坐在屋子里想出来的事只能是纸上谈兵。这样的事儿干得再多,居民也不满意。”

  怎样收集民意,岭前社区积累的经验已在全区推广:一方面,社区网格员撒下去,下“笨功夫”挨家挨户走访,到居民中把意见“求”来;另一方面召开会议,把相关利益代表请来,在讨论中把群众关心的事“听”来。

  这几年,船营区的社区建设发展很快,与这种发展步伐相呼应的是社区解决居民事务的会议增多:每月至少一次的社区民主自治联席会议,每季度至少一次的居民代表会议,每半年一次的社区协商通报会,每年一次的民主评议会……这些会,都是征集社区民主协商议题的重要渠道。

  社区的会变多了,居民们却不反感。因为这些大会小会,他们不仅仅是参与者,更是决策者,他们商量的事、解决的问题都与各自的利益相关。在他们心中,这样的会开得越多,解决的事就越多,自己生活的家园就会变得更美好。

  问题 2: 咋办听谁的?

  居民事务居民自己说了算

  协商议题征集上来了,而这些事咋办究竟听谁的?船营区民政局基层政权和社区建设科科长韩霜给出的答案是——社区协商,就是推行涉及居民的事务“由民做主”的社区治理模式。

  船营区民政局从2014年开始在岭前社区、落马湖社区等6个社区先行试点,到2016年在全区53个社区全面推开社区协商工作,每向前走一步,都格外严谨。他们制定了一整套社区协商规章、流程:每个社区在协商过程中必须严格按照居委会提议、社区两委会商议、居民小组长会议审议、居民代表大会会议决议、决议公开、组织实施决议、实施结果公布这几个步骤进行。在制度层面剔除出现伪协商的可能,保证居民在协商议事中真正当家作主。

  充分尊重居民意愿,让居民当家作主,致和街道二二二社区君怡小区的居民对此深有感触。2016年7月,君怡小区三栋小高层的8部电梯坏了4部,电梯更换主板需要2万多元。近200户居民生活受到影响。

  很快,社区党总支书记孙贺知道了这件事。她和社区工作人员利用三个晚上、两个休息日,挨家挨户走访,召开居民代表会议,最后形成三个解决问题的方案:找物业公司维修;找产权单位维修;动用物业维修基金。而这三个方案中,大多数居民倾向于第一个办法。

  根据民意,孙贺与社区工作人员找到物业公司沟通。物业公司以“刚刚进驻、费用还没收上来”为由,断然拒绝了他们。此路不通,孙贺只好召集居民代表大会协商。大家决定退而求其次,采用第二个方案。然而,他们同样被拒绝了。孙贺再次召开居民协商会议,这次大伙一致同意启用物业维修基金。然而,当孙贺他们满怀希望前去市物业办协调此事时,却因小区缺少相关手续而无法启用物业维修基金。

  一天天过去,电梯修不上,孙贺他们的心就放不下。她第四次召开居民协商会议,居民们认为只能再去找产权单位试试。当孙贺再次找到产权单位时,她为居民办事的执着和热情打动了产权单位的负责人。他们出资维修了电梯,并对另外4部电梯进行了维护。

  虽然一波三折,但事情总算得以圆满解决。而这件事的解决过程,正是船营区社区“由民做主”治理模式的一个缩影。“社区作为协商决议的组织实施者,协商结果执行过程中,还需接受社区议事协商委员会和社区监督委员会共同监督。”韩霜补充道。

  问题 3: 协商结果满意吗?

  社区交“答卷”居民来打分

  社区协商机制推行以来,社区工作干得好不好,不再是看你总结写得有多好,也不是上级对你有多少次表扬、有多少肯定,衡量的关键是居民满不满意。

  2016年年末,青岛街道和龙社区召开民主评议会,社区党委书记王桂馥向居民代表、驻街代表作了述职报告。在这份报告中,她不仅回顾了和龙社区一年来取得的成绩,还就社区工作存在的不足列出了一份“问题清单”,针对这份“问题清单”,她详详细细地做了一份“任务清单”。她和她带领的社区,以这份报告为基础,接受居民的评议。

  召开民主评议会,让居民给社区工作打分,不是和龙社区的独创。每年年末,船营区各社区都会召开一次有党员代表、居民代表、驻街单位代表及相关利益代表参加的民主评议会。在会上,社区“两委”班子成员、社区议事协商委员会主要成员进行述职,报告一年来社区工作取得的成绩和存在的不足,接受与会代表的评判。

  曾经参加和龙社区年底民主评议会的乡企12号楼居民周女士说:“社区述职报告不只挑好的说,存在的问题一点都不回避,帮助居民解决问题的态度非常真诚。这样的社区,这样的工作方式,我们满意。”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曹律师(法律顾问)0432-62582887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