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花江网

速递血浆两万毫升 爱心接力四千公里

2020-06-11 08:37    松花江网

  献出一份血,传递一份爱。

  在国家、省、市各级医务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6月7日14时,吉林市最后两名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达到出院标准,在吉林医药学院附属医院出院。在新冠肺炎患者治疗过程中,凝聚着浓浓爱意的武汉、哈尔滨、牡丹江三地新冠康复者血浆,起到了关键作用——

  5月13日,从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到五常市,再到吉林省吉林市,跨越两省860公里,急运血浆1200毫升。

  5月20日,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到五常市,再到吉林省吉林市,跨越两省420公里,急运血浆3800毫升。

  5月25日,从湖北省武汉市到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五常市,再到吉林省吉林市,跨越三省2800多公里,急运血浆15000毫升。

  疫情期间,湖北、黑龙江、吉林三省四地联动,克服种种困难,爱心接力四千公里,三次累计无偿为吉林市运送新冠康复者血浆两万毫升,为吉林市打赢疫情阻击战助力加油。

  在吉林市红十字中心血站,站长黄建鹏讲述了这惊心动魄的难忘经历,言语间几度哽咽。她说:“血浓情更浓,这些血浆的传递更是一场爱的传递。应该感谢所有支持吉林市抗击疫情的人们,他们给了我们巨大的精神鼓励!”记者连线了武汉、哈尔滨,还原这三次爱心接力的血浆速递过程。

  几经辗转 武汉血浆终到江城

  5月23日,为保证我市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需要,国家从湖北省武汉市血液中心向我市调配15000毫升新冠康复者血浆,由吉林和武汉对接。

  这可是个好消息!黄建鹏立即与武汉市血液中心副主任袁明超取得联系。血浆有了,运送又成了难题。血浆远在湖北,相隔2118公里,怎么运?怎么接?

  就在那个周末的夜晚,武汉和吉林的两个人,都在忙着四处联系。

  联系机场。武汉到长春龙嘉的直飞航班全部停航!

  联系铁路。几经周折,多次沟通,生物制品无法运送!

  用人运送?没有返回的航班不说,工作人员进入吉林市,需隔离14天,返回后还要隔离21天,不可行!

  两人沟通到深夜,最终决定运送到邻近城市——沈阳或哈尔滨。

  24日,吉林市的定点医院不断催促着,急需新冠康复者血浆。

  这边,经多方联系,终于,运送的航班选定了——25日7时20分,武汉飞往哈尔滨的CZ3631航班。可怎么接机?而且由于运送时间过长,还需要配备备用冷源。

  黄建鹏试着拨通了黑龙江省血液中心主任孙光的电话,向对方求援。对方毫不犹豫,立即同意支援,并迅速将接送转运人员信息发给了黄建鹏。这一信息迅速传递到武汉,相关手续迅速办理完毕。

  5月25日清晨,配备了冷源的血液运输箱离开武汉市血液中心,抵达天河机场。7时20分,航班正点起飞。12时25分,飞机飞越2400公里,平稳降落在哈尔滨太平机场。早已等候在那里的黑龙江省血液中心工作人员接到血液运输箱,立即从哈尔滨奔赴吉林,历经400公里。

  无缝对接 黑吉搭起绿色通道

  从哈尔滨到吉林,血浆的运送已经算是“轻车熟路”了。这事儿还得从第一次血浆的调配讲起。

  那还是在5月13日晚上,黄建鹏接到市卫健委医政处电话,我市正在救治的新冠肺炎重症病患急需1200毫升A型新冠康复者血浆,并留下了黑龙江省疾控中心传染病监督科李宇祺科长的电话。黄建鹏连夜联系了李宇祺,得知牡丹江市中心血站可以调配急需的血浆。

  可由于吉林市的车辆无法驶出城区,而外地的车辆来吉后,返回也需要相应的隔离。双方都面对一个棘手的问题——血浆怎么运?

  “都是一家人,没什么条件可讲。咱们约定个两省交界的地点,我们送!”李宇祺那边给吉林市这边吃了定心丸。双方约定,14日在五常交接。

  14日10时,黑龙江省血液中心的血液运输车从哈尔滨出发,赶往牡丹江方向。而牡丹江市中心血站的运送车装上早已备好、配有冷源的血浆后,赶往哈尔滨尚志市,与黑龙江省血液中心的车辆汇合。双方在尚志市一面坡镇进行了无接触交接后,黑龙江省血液中心的车辆直奔五常。由于不通高速,车辆一路颠簸,沿着省道、乡道前行。几乎是同一时间,吉林市红十字中心血站的血液运输车也出发赶往255公里外的五常市。

  15时整,双方的车辆抵达了五常舒兰交界处高速口。通过电话核对,调配血浆信息无误后,经过无接触交接,载着新冠康复者血浆的血液运输车一路疾驰。18时12分,血浆运到吉林市红十字中心血站,立即扫码入库出库,紧急送到定点医院。当晚,这些血浆派上用场,用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治疗。

  5月20日,吉林市新冠康复者血浆再度告急。经国家相关部门紧急调配,由黑龙江省血液中心负责调集新冠康复者血浆3800毫升。

  黑龙江省血液中心已经预估了吉林市的血浆需求,克服困难,提前采集了四种血型的新冠康复者血浆。接到信息的当天上午,3800毫升新冠康复者血浆就从哈尔滨极速送出。同样经过五常舒兰交界,通过双方的无接触交接,迅速运抵吉林市定点医院。

  时间回到5月25日下午。又是在五常舒兰交界处,又是无接触传递,饱含着武汉人民深情的15000毫升新冠康复者血浆跨越2800多公里,终于在当晚18时许运抵吉林市!

  血浓于水 相互支援爱心延续

  黄建鹏说,这三次特殊的血浆运送,兄弟单位二话不说的支持,“只要有需要我们就帮忙”,话语轻松,但这份沉甸甸的情谊,让她深受感动。

  当记者询问李宇祺在血浆运送过程中面临着哪些困难时,他在电话那边说:“没啥困难!全国血站是一家人。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时间紧任务重,我们全力支持,必须确保按时调集。”

  而远在武汉的袁明超说:“当初全国都在全力支援江城武汉,北国江城吉林也派出了医疗队。现在吉林有需要我们的地方,我们可以说是义不容辞!”

  不讲任何条件,想尽一切办法,克服所有困难,只为吉林市疫情防控的需要。这三次特殊的血浆传递,让黄建鹏永远难忘。她说,远在武汉的袁明超在深夜沟通后安慰她的那句话,给了她巨大的精神力量——“放心,我们都挺过去了,你们也一定能挺过去!”当时,她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激动和感恩之情久久无法平静。是的,有全国上下的万众一心、鼎力驰援,吉林市抗击疫情的阻击战才能取得最终胜利。

  据黄建鹏介绍,出院的新冠康复者在得知千里传递爱心血浆后十分感动,纷纷表示捐献血浆回报社会。目前,我市已经有12名新冠肺炎康复者成功捐献血浆。从受益者,到捐献者,更多康复者将参与到捐献血浆的行列中,以这种方式传递着那一份爱。

  江城日报全媒体记者 孙凯  松花江网编辑 徐涛

反侵权公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法律法规,未经书面许可,擅自转载本报社作品的,将涉嫌侵犯著作权人合法权益。为规范网络转载行为,制止非法侵权转载,本报社郑重公告:

一、任何单位或个人,在任何公开传播平台上使用著作权归属于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的原创内容,必须事先取得江城日报社书面授权;

二、对侵犯江城日报社(包括《江城日报》、《江城晚报》、《家庭主妇报》、《都市新报》、松花江网、吉林乌拉圈等)著作权益的违法行为,本报社将采取一切合法措施,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包括但不限于公开谴责、向国家版权行政管理部门举报、提起诉讼等;

三、对于各类非法转载行为,欢迎读者提供侵权线索:

陈律师(法律顾问)0432-62099222

武文斌(版权合作)0432-62523496

文档附件